上海市松江一中
教育学院 邮箱
网上选课 问卷
信息公开
发表文章
网上阅卷(外)
百度搜索
管理平台
联系我们交通指南友情链接
学校地址:上海市松江区松汇中路601号
学校邮编:201600
联系电话:(021)57822996
电子邮箱:sjyz@sjedu.cn
学校网址:www.sjyz.sjedu.cn
* 校长信箱* 支部信箱
关于本站网站地图版权申明更新缓存
 


折叠
左侧用户区
展开
左侧用户区
一鸣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打印此文
 松江一中.net > 一中风采 > 学校刊物 > 一鸣 >> 正文
被丢弃的玩偶
更新时间:2003/3/1  作者: 殷慧韵  阅读:4943次  


我是一只被命运玩弄的支离破碎的娃娃。

——《背着太阳的思想》







(一)

我是一只漂亮的玩偶,在光鲜的橱窗里,静静的听候着命运的调遣。

和芭比娃娃不同,我被羽西设计成了幽怨美丽的中国娃娃。穿着最古典的清代旗袍,云髻轻挽,留下几缕随风飘荡起来,格外纤巧。耳畔点睛的珠坠,配上削尖的脸型,好象隔着古木箱子散发出来丝丝缕缕的千年幽香……

是那个黄昏,我未来的主人前来与我邂逅。夕阳透过西面巨大的落地窗,照着我们各自的半边脸。有像被一双温暖的手轻轻托起的感觉。她用美丽但挑剔的眼神打量着货架。

眼神最后落在了我的身上。清楚的记得当时我着一条青绿色,布了细细碎碎小白色花骨朵的旗袍,锁了很细的棕绿色蕾丝花边。右手执一把精致的仕女扇,眼神幽怨的望着远方,似乎又抱着某种希冀的在嘴边留下微笑的痕迹……

“就是她了。”小女孩面无表情的对她母亲说了一句。

在我还来不及惊异于她没有寻常女孩那种即将得到礼物的惊喜时,她神情冷漠却异常美艳的母亲则更从容的从钱包中抽出一张信用卡,随即将身价不扉的我带回了一套空旷华丽的居室。

(二)

原来,我女主人的世界,竟是如此的寂静和孤独。她的母亲仿佛是这套华丽居室中的贵客,从不轻易出现。那些夜晚,她总是一个人穿着好看的便装,独自在房中写字,听音乐,打电脑。有时候也会留泪,对着窗外冷漠但是流光溢彩的石头森林,显得无助且脆弱。

偶尔也会打扮打扮我。和我配套的装饰品都堆在她的小梳妆盒里,各式各样的漂亮装束还有搭配不尽的小饰品。在她手上我的装束千变万化,时而古朴,时而典雅,时而现代,然而,我那幽怨的眼神和表情,始终不可能变化。每次她专注的打扮好我后,总会凝视着我一阵,然后再看看镜子里她自己的样子,叹口气,把我放回玻璃橱中。

次数多了,我发现,原来自己那种幽怨的神情,有时候和她的非常相似……

(三)

主人有写随笔的习惯,每次深夜关掉电脑后,她总是会给自己倒杯水,轻启装帧精美散着清香的日记本,记下一些凌乱的语句。我总是看到她消瘦的身躯,伏在写字桌前一会儿若有所思的疾书,一会儿又盯着窗外发呆。

有时候她的心情会特别恶劣。如果她回到家里,一言不发,什么都不吃,那么这套居室更是让人感觉冷入骨髓。周围只有滴答的走时声,她看着我僵硬的躯体,会突然紧紧把我握起来,急速跑到阳台上,悬空着我试图把我抛出去。

那一刻真是空前的恐惧。我害怕自己碎裂,什么都荡然无存。

然后,她渐渐平静下来,慢慢抱着我回到房间,沉默许久。然后轻声而忧伤地啜泣,像是对着我,又像是对她自己倾诉。

“你想飞吗?没有束缚的,自由自在的。”

“我好想飞啊,可是周围好冷,前面很黑,我飞不起来。”

“你,也许真的看上去很像我吧,但那是别人说的。那你能代我飞吗?能告诉我感觉吗?可你只是个娃娃而已,没有感觉,不会孤独……”

过了一会儿,她就会沉沉地睡去。那是一种少有的,失落的安静。就像所有的故事都可以结束,终于可以都结束了那样。她很轻微地呼吸着。或者那只是她的生命,她的生命本能的起伏。面庞上忧郁而肆无忌惮地泛滥着悲哀。看起来,就像是一枚枯萎的落叶,被整个秋天蹂躏过。



(四)

我不知道主人每天对着电脑在认真的键入什么,但可以猜出她在和人交流很多很多东西,只有这个时候,她的神经是放松的,思维是灵活的,像一只被安慰的小动物。

与此同时,我的躯体也开始渐渐苍老。我不再像原先橱窗里那样光鲜,发丝有一些脱落,而且由于主人不高兴时常把我摔落到地上,所以光洁的皮肤也有了缺口。惟独我的眼神还是那样幽怨迷人,恰似主人抑郁时的样子。

那天我终于感到命运的死神对我招手,他说我已经经历了一个玩偶最好的物质待遇,可以结束这个轮回了。

小主人回家后是那么的悲伤,她把我从《小王子》旁拿起,对我说,给我自由,让我不要再幽怨。

从卧室到阳台,好长好长的一段路程。我感受到自己的发丝被放开了,如黑色瀑布般渐渐被阳台灌来的风拂起。我看到了天空!有奇异蓝色绒布般的天空!

最后看了一眼我的主人,她的泪水还在眼角,她的手还是那么冰冷。那面庞,那神情,原来真的和我如此相象!

刹那间,我被抛离了这套寒冷的居室,充满着坠落但自由的快感,向楼下俯冲。很快,我就会支离破碎。穿着复古的宽松袍子,白色碎花的雪缎在风中勾勒出我好看的线条,不搭配任何首饰。雪纺裙子在疾速的烈风中象花一样盛开。赤裸的双足感觉到露水般的清凉,钝重而飘忽地坠落……



玩偶飞吧,心内的呐喊也随飞吧,飞到飘渺……飞到听不清……

  渐渐地,那源自内心的震憾也就沉默了……

  玩偶不见了……

带着梦飞走了。



  •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表评论!请登录
  • >> 查看所有评论

        没有任何评论

    吃饭之“道”
    江南赋
    遥望星空
    游戏
    秋天的况味
    《孙子兵法》—谋攻篇
    沉默的人
    一流鞋匠二流总统
    每一块都是好肉

    沪教Z2-20100035号
    沪ICP备11030667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702003786号
    执行时间:93.75 毫秒 | 查询数据库:13 次   
     

    校园开放日



    专题网站



    信息公开



    央视新闻



    视频资源



    小剧场直播



    101直播



    电子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