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松江一中
校园霸凌举报信箱
网上选课 问卷
信息公开
发表文章
百度搜索
管理平台
联系我们交通指南友情链接
学校地址:上海市松江区松汇中路601号
学校邮编:201600
联系电话:(021)57822996
电子邮箱:sjyz@sjedu.cn
学校网址:www.sjyz.sjedu.cn
* 校长信箱* 支部信箱
关于本站网站地图版权申明更新缓存
 


折叠
左侧用户区
展开
左侧用户区
《云间映像》音乐部分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打印此文
 松江一中.net > 教学探索 > B-S-I课程资源库 > 松江地域文化指引 > 曼妙的歌谣资源 > 《云间映像》音乐部分 >> 正文
韵味悠长的丝竹歌场
更新时间:2023/11/10  作者:本站原创 佚名  阅读:502次  
 

目录

第一节丰盈富庶的礼乐福地 别致淳朴的云间乡音

(一)文化习性与音乐品质养成的一方水土

松江方言与江南音乐融合的水乳交融

能工巧匠与琴瑟琵琶相遇的骇俗杰作

(四)松江音乐文化遗产的抢救保护

第二节追寻音乐轨迹 回眸历史成就

(一) 习俗中保存的音乐资料记载

两情动春水 竹枝绕松江

乐调谁人识 问与黄鹤知

竹枝今何在 但翻史册识

第三节承一脉先祖歌韵 护一方文化流脉

(一) 琴心向野际 侧耳听山歌

乡野寻古音 旧韵付笔端

采得乡土风 舞台换新颜

山歌入课堂 承传到永久

 

 

古来丝竹动江南。松江作为江南文化的典型代表,古来就是丝竹管弦之乡,更是曼妙歌曲的孕育歌场。其音其律千年萦绕不绝,至今牵动人心。

松江的音乐发展与松江古来发展密切相关。就松江音乐的发展进程而言,大致上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唐天宝十年建县,在松江形成城市化形态之后,老百姓生活开始逐步趋向安定,他们需要娱乐,音乐就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娱乐载体,这是第一个阶段;

第二个阶段是元代升府之后,松江府基本上变成了和杭州府、苏州府等平起平坐的一个大的行政单位,且在这个时候,北方民族的音乐流入松江地区,包括周边地区的文人士大夫和民间音乐,使松江成为了一个文化交流的大码头,这是松江音乐发展的高峰期。

第三个阶段是明清时期。当时整个松江府的经济,成了整个国家“衣被天下,苏松赋税半天下”的重要命脉,在松江出现和诞生了一大批的音乐作品和音乐名家。因此在明清时期,就已经赋予了松江海纳百川景象的雏形面貌。

松江这片古老的土地经过历史的穿越、洗礼,如今已成为丝竹相和江南人文底蕴深厚的海派文化名城。

第一节  丰盈富庶的礼乐福地别致淳朴的云间乡音

松江亦是江南著名的鱼米之乡,更是松江人民赖以生存的故土家园,也是松江人民精神发展的依托之地。松江的地域文化造就了江南的审美情怀,也造就了松江人灵动的音乐天赋,可以说,松江是一块江南民乐的衍生发展的沃土。在这片古老而又淳朴的土地上,处处散发着云间秀野的醇浓音韵和悠悠乡音情怀。

(一)文化习性与音乐品质养成的一方水土

1.渊源深厚的人文底蕴

松江是一座具有千年历史记载的文化历史名城。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松江这片古老的土地经过历史洗礼,人文底蕴深厚。古来人文荟萃、名士云集。秀丽的山水和深厚的人文历史让松江拥有了独特的地域音乐文化资源,诸多的历史典故和人文传说,影响着松江艺术、音乐的发展。

浓郁的地方特点,成为松江音乐艺术的生命动力。松江新浜地区流传的民歌和长篇叙事诗《姚小二官》《庄大姐》活化出鲜明的民俗性和地域风情,散发着浓郁的松江农村的乡土气息和人文情怀。《孟姜女传说》口口相传,反映了人民群众惩恶扬美追求纯真爱情和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望。而成为江南十大民间叙事诗长篇吴歌集之一的《庄大姐》,填补了一千多年来中国文字史上没有汉族长篇民间叙事诗这一空白。

2.民间生活中的乐韵佳话

历史文化底蕴醇厚的松江府,可以说是以其独特的文化习性和音乐品质养成的一方水土。如清代诗人黄雷门在《竹枝词》中曾以歌咏赞誉佘山兰笋“闲从人日说平安,荠菜新鲜做粉团,待得佘山新笋出,兰芬沁齿劝加餐。”让兰花笋成了远近闻名的乐韵佳话。

自明清时就闻名江南的草场浜水红菱,在松江已有近200年种植历史。明清时,仓城地区河塘众多,适宜水红菱生长,“夏时菱花白荷花红,秋来菱角鲜莲藕肥”的水乡美景随处可见。传说乾隆皇帝下江南时,既尝秀野桥四鳃鲈之美味,又品草场浜水红菱之鲜嫩,吃后赞誉有加。一出传统沪剧《卖红菱》,男女主角的传情物就是松江水红菱,令几代松江人听得痴迷如醉,草场浜水红菱乐韵佳话就此应运而生。

3.饮食习俗里的音乐情缘

即使在饮食中,松江人也渗透进了音乐的旋律。

中国人的饮食习俗一大特点是使用筷子,《礼记》“饭熟毋以箸”,说明至少在殷代就开始使用筷子,汉代时,筷子流行,成为我国最有特点、最引外国瞩目的餐具,形成中国人独具的筷子文化,在全国各地萌生了以 “筷子”为主题的各类童谣创作。

() 松江方言与江南音乐融合的水乳交融

1.松江方言与松江民歌的珠联璧合

松江是上海之根。上海话根植于松江方言,松江方言是上海话的基础。上海方言与松江方言的差别在于阳平声调。上海是22平调,松江是31降调。松江方言区除了在阳平声调上与上海方言区不同之外,人称代词等不少方面亦有明显差异。如普通话的“我(我)”,上海话是“ouwo”,青浦话念“阿伲”,浦东话直接就是“”;松江话念“”。

松江话在语音语调中还带特有的拖腔:如,形容一个人很有空,将时间浪费在一些不重要的事情上面,就会带有些贬义和嘲讽他人的含义,就会说“神思好来”“来”字拖腔, “神思”的意思就是精神或精力。又如,XAXA型的表示的强调和语气情感的加深。比如“郁透郁透”“透”字拖腔,讲的是一个人很烦躁很郁闷;“神兹务兹”即稀里糊涂的意思。一般是形容大人批评教育小孩子经常丢三落四,做事掉链子,有种带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XX来”的形式在松江话中也很常见,如形容一个人很笨,转不过弯来,松江话是“笨起笨来”“起”“来”拖腔,或“能噶笨呀”,形容一个人漂亮美丽,是“趣起趣来”,这里的“趣”就不是有趣的意思,而是美丽漂亮的意思。多用于夸赞女性,男孩不适用。此外,松江话中的叠词比较多,上学的时候,地道的松江老教师会说:“傍比同奥们叫叫,妞子么扣扣好,洪林巾么大大好”意思是“旁边同学叫叫,领子翻翻好,红领巾带带好。”“么(末)”作为松江方言中的一个语气词出现的频率极高,在松江土生土长的民歌中就有所见证:

这是流传在松江区新浜乡的一首田山歌,是松江人民在田野生产劳动过程中演唱的一种民歌体裁,也是人们在劳作时的思想、情感,意志和愿望的最真实的表露。在歌曲中的唱词全是口语化的表现,歌词中括号里的“末”作为一个频繁的语气词出现,充满了松江地道的地域特色。

松江民歌中的歌词还以鲜明的形象著称,使得田山歌更增添了其内在的生活形象化。很多田山歌歌词中出现的物或品的命名都和老百姓们的传统认知有着密切的关联,从而显得更为口语化,通俗化。如一首流传在松江古松乡的《松江卯田山歌》,后改写为《摇一橹来过一浜》中的歌词:“田鸡戈多勒拉田里打相打”,这里“田鸡”指的就是青蛙,因有着像公鸡那样响亮的叫声,并且还是在田里活动的“公鸡”,故名为“田鸡”,生动又形象,特别引发当代在校中小学生学习和探究的积极性。“勒拉”又是松江方言“”的意思,“打相打”(趣逗 打趣)的意思。可见,松江方言不仅是作为松江人民日常交流的语言,更是在民歌中有频繁的呈现,形成了松江方言与松江民歌珠联璧合的局面,呈现了独特的松江地域风情。

2.松江民歌和戏曲的和谐相融

除了松江的民歌中大量使用方言,在松江民间的戏曲中也广泛应用松江方言。形成了松江方言和戏曲的和谐相融。如沪剧、滑稽戏等。

沪剧作为主打招牌家乡戏,起源于上海附近农村中的田头山歌,如“私情山歌”、“对花山歌”,至今还流传着的“白杨村山歌”等都是它的源头。流行在黄浦江以东川沙、南汇一带的称东乡调,腔调高亢硬朗;流行于松江、青浦等地的称西乡调,腔调柔糯细腻。这些山歌形式简朴,曲调优美,内容生动,加以舞蹈动作和音乐伴奏,称之“花鼓戏”。至19世纪80年代由艺人带入上海城区和租界,改称“本地滩簧”,简称“本摊”20世纪20年代改称“申曲”1946年又定名“沪剧”。滩簧时期的艺人开始在街头巷尾露天演唱,后又转入游乐场上演,称为“对子戏”或三四人以上的“同场戏”。当时由于演唱内容反映底层社会民众,小生产者的劳动和爱情生活,形式活泼,语汇生动,唱词通俗,充满江南地域风情,深得民众喜爱。一直流传至今的《阿必大回娘家》、《卖红菱》、《庵堂相会》等流行在上海一带的沪剧剧目,经流传到松江民间各乡镇,出现了以体现各乡镇方言特点的多个演唱版本,戏曲韵味各不相同,百花齐放,形式多样,加之松江各乡镇的方言本来就具备像说话一样流畅和传情的特点,因此,乡土生活气息十分浓厚。

3.松江乡音与曲艺说唱的天作之合

松江农民书(又名沪书)、作为松江地区曲艺的一种演绎形式,深得松江中老年市民们的青睐。起源于明代,鼎盛于民国,与评弹、滩簧同属上海郊区一带的主要曲艺形式,采用松江方言进行说唱表演20197月,松江农民书被列为松江区第七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有一种情叫叮咛,有一种爱叫在身边,百转千回的乡音,道说着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的情谊,深感因熟悉而亲切,因亲切而走心。方言影响着松江人的一切文化生活和日常形态。作为具有云间鲜明文化符号的松江方言,接祖宗的魂,续文化的根,在培养一个人至真、至美、至纯情感的同时,还会告诉你是谁,从哪里来,又将向何处去,以及家国情怀赋予的初心和使命……。

(三)丝竹锣鼓与琴瑟琵琶相遇的骇俗之作  

明崇祯《松江府志》中所记载的:“声妓之变,初止有粗乐、细乐。后增胡拍、提琴,变小乐器为十锦……”可知明代松江府已出现众多的器乐组合形式,不仅有丝竹和锣鼓组成的粗乐,还有丝竹和小件打击乐器组成的细乐,也有一、二件丝竹或打击乐器的独奏或合奏组合的演出形式。这些乐器音色经过浑然一体的组合与巧夺天工的艺术处理,体现了松江民间音乐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音乐表达形式的丰富性,灵活性、多样性和创造性,展现了松江民间老艺人独特的民间器乐演奏的创造开发力和高超的演奏技艺以及无穷的音乐创造智慧,表达了他们独特的审美情怀和生活意趣,以及对音乐孜孜不倦的探索精神。最具代表的是以浑然天成的技艺和音乐灵感创造出了一首琴瑟相和的不朽骇俗杰作——《泗泾十锦细锣鼓》。

1.独具的艺术特色

《泗泾十锦细锣鼓》是松江泗泾地区的吹打艺人在吸收了明代昆腔艺术特色的基础上,在长期的演奏过程中不断打磨而形成的独具特色的汉族民间器乐曲,具有浓郁的松江地域特色,距今已近300年的历史。

作为松江古戏乐中的一首典型代表之作,演奏时长达八分多钟,整个乐曲是由“十锦”(十段锣鼓)和三段昆曲唱腔旋律交替组成的乐曲结构。这三段唱腔旋律分别出自昆曲《芦林》《牡丹亭·硬拷》以及《思凡》中的唱段。而《十锦细锣鼓》独具风格之处在于应用锣鼓的击奏与丝竹演奏的戏曲音乐恰好的形成穿插演奏,形成锣声、鼓声、丝竹的交替响起,却不震耳,使其具有南昆中软、糯的艺术特色,区别于其他锣鼓经,诠释了“”的特殊含义,细锣鼓因此而得名。“”而不“武”“雅”而不“闹”,“柔和”而不“粗犷”;节拍鲜明,节奏感强,表现十分细腻。整个乐曲展现出其独一无二的轻声软语锣鼓点缀的江南独特韵味,独具松江艺术特色。

2.独特的乐器用声

《十锦细锣鼓》从音乐的分量和主要艺术特色来看,比较起丝竹演奏,锣鼓在该曲中扮演了更重要的角色,用声特别讲究。光看其打击乐器的规模和种类就极其丰富,多达十余件——板鼓、木鱼、大锣担任主奏,辅以堂鼓、半堂鼓、京锣、堂锣、中钹、京钹、柴锣、虎锣、小锣、手锣、小铃等伴奏。演奏过程中,各个乐器各行其职。堂锣、京锣和柴锣主要承担乐曲核心部分的演奏。而板鼓主要控制乐曲的“板眼”,是整个乐曲的“指挥官”,主导着乐曲的行进。虎锣主要承担乐曲的尾声演奏。乐曲结束时,发出一声“咣”的声响,锤头插过锣面由下而上轻轻带过,给观众预留一种余音犹存,回味无穷的音效,令观众流连忘返,雅趣横生。锣、钹、板鼓、木鱼之间对答的形式展开丰富的音色变化,使得音乐风格非常欢快、明亮。据泗泾阳春堂《十锦细锣鼓》第六代锣鼓传人彭景良先生介绍,《十锦细锣鼓》在演奏时,由五个人演奏锣鼓,一人要同时负责几样乐器,更重要的是特别讲究敲打的位置,不能中间不能偏,这是乐曲取得灵魂表达的关键。这就对演奏技巧提出了高规格的要求。艺人只有靠自己长期揣摩掌握,才能打得恰到好处,这种技艺也只有能工巧匠才具备的!同一面锣鼓,由于敲法、轻重不同,点板着落处不同,从而敲出的音色也不同。例如,演奏时,大锣挂在台子脚上(或用锣架),锣槌头上的缠布滑到下面,用槌杆头敲奏。敲击锣边为(松江民间习惯用状声字来记谱,即用本地方言中的象声词来描述声音),稍下部为,敲击锣中心为。京钹、中钹分别奏出等音色。如放松撞击时发出的金属震动声为,震动声稍短一些为,闷击声为,闷击时稍为放松留有一点金属震动声为。锣梗、鼓梗的敲头,通常用木质较重的材料,使其发出短促而沉闷的音效,节奏感鲜明;特别与众不同的是,锣梗的敲头可以勒上,也可以脱下,每当用锤杆头敲奏时,音质效果别具一格,恰到好处来凸显这个细锣鼓的“细”字。不得不佩服这些活跃在民间的老艺人对乐曲用声处理表达乐曲意境的独特创造!

3.独此一家的“破”

《十锦细锣鼓》中所指的“锦”不仅包括唱词(丝竹演奏的昆曲曲牌唱段)情节上的“锦”,还包括乐器演奏用声技法的“锦”。单看这一“锦”字,本身便是指精华、美好的事物。什锦或可曰拾锦”,有挑其精华加以拼凑的意思,《十锦细锣鼓》在乐器用声上,老艺人们将这种拼凑处理成看似无章可循实则章法不乱,在以美妙动听为前提的原则下“拾”,使得《十锦》表现出繁而不杂、雅而不娇、俗而不土,雅俗相衬的艺术特点。

关于《十锦》中锣鼓的用声拼凑成精华的由来,还有一段发生在乾隆年间令人啼笑皆非的小故事。在《十锦细锣鼓》流传的好长一段时间内,艺人们常常为找不到心中所要的“柴”音而苦恼。直到有一年,某个大户人家请两个班子唱戏。松江地区自古以来就音律发达,家乐班、吹打班数量繁多,竞争激烈不言而喻。当地显赫人家每逢喜庆之事,常常会请两个班子同时来家里表演打擂台,彰显家族雄厚的财力和欢乐热闹的喜庆氛围。受到邀请的两个班子,则要使出看家本领,务求在擂台决战中勇夺魁首。这一次,比赛照例进行得精彩绝伦,双方都不甘落后,暗自较劲,势要技高一筹,赢得雇主欢心。正在难解难分之际,突然有人急中生,想出了歪点子:趁人不注意,偷出对方班子的锣,精心修理一番之后,又悄悄地给送了回去。只因求胜心切,那人在桌子角上狠狠一敲,本来完好无损的锣面顿时出现了裂缝和破洞。锣一旦破了,音也就破了,但是对决还在继续,演出不能停止,吃了哑巴亏的另一个班子只能靠着一面透风的破锣将错就错,坚持吹打。为了能让锣发出正常的乐音,也同时展现艺人高超的演奏技艺,亏方凭借多年的经验,避开裂痕,巧妙地把锣梗的敲头改装成能勒上脱下,随之用槌杆头敲奏鼓的边沿、中间完好位置以及鼓的稍下部位,没想到却敲击出往来从没有过的琴瑟和谐之音,和其他乐器配合的相得益彰,音质效果别具一格,令当场的观众和同场演出的艺人们叹为观止。同时,艺人们也惊喜地发现破锣的声音竟然和苦寻多年不见踪影的音严丝合缝。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后来,经过艺人们反复研究,终于找到发出最佳音的方法:锣上一定要有裂缝,中间部位要有个口,不要太大,发出的音才是最完美的。就这样,破锣也就沿袭到了今天,成了演奏《泗泾十锦细锣鼓》的特色乐器。当然,柴锣在整个演奏过程中,只敲三下,是在乐曲进行到最高潮的时候,发出独特的三声……,别看只有这三声,却为乐曲的用声拼凑出了精华,为整首乐曲起到了画龙点睛作用,营造了“此地无声胜有声”的绝佳意境!

2008年《泗泾十锦细锣鼓》仅凭一首单曲,入选我国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泗泾十锦细锣鼓》之“破”柴锣

4.独领风骚的价值影响

在松江举行的长三角民乐研讨会上,独树一帜的柴锣再次让民间音乐界人士啧啧称奇。著名二胡演奏家闵惠芬兴奋地表示,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特的锣:我生在宜兴,家家户户都有民族乐器,但是我听到的都是大家所熟悉的江南丝竹。十来岁的时候,我在南京听到过苏南吹打、十番锣鼓,可是唯独就是没有听到过细锣鼓。也没见到过柴锣。”上海市戏剧学会会长叶长海说:看了松江古代流传下来的这种演奏方式,我感到非常高兴,因为这个演奏,从效果上来看是非常有特色的,尤其是在打击乐器的使用方面,具有独特的地方,比如说,有一个锣,中间搞成一个破锣的样子,可以产生一种特有的音响效果……。”可见,裂痕破锣独特的二度创作演奏音色更迎合了松江地区人民艺术情感表达的需要,在历史发展的过程中更多的激起了松江乃至整个江南地区人民对此类具有独特音响音乐的喜爱之情,它见证了松江老艺人们集体的创作智慧,也是对中国音乐的重要贡献,具有独特的意义价值。

5.独特别致的音乐样式

《泗泾十锦细锣鼓》它不是通常我们所理解的纯粹的音乐形式,而是将构成戏剧要素之一的音乐从剧的整体形态中剥离出来而构成相对独立的音乐样式,不同于纯粹意义上的音乐。这种音乐本是为塑造剧中的人物形象、剧中的情绪渲染而存在的,所以它是为创造戏剧形象而存在的音乐。即便是属于渲染情绪的那部分音乐,也同样是形象化了的音乐,体现的是的特质,这就与通常意义上的表现情绪的音乐相区别,点化了汤显祖所说的重视意趣神色。因此,对于这样的一种从戏剧中剥离出来的音乐,我们称之为剧乐。十锦细锣鼓的音乐样式就是剧乐的典型。

我们也许听到过用京胡和乐队演奏的京剧曲牌“夜深沉”和笙管笛等丝竹演奏的昆曲曲牌“步步娇”,却从来没有听见过丝竹乐器和众多的锣鼓乐器结合,并且能演奏出如此细腻,超乎想象和常规样式的音乐吧!甚至连来自上海音乐学院、上海戏剧学院、上海音乐家协会的学者和专家也对这种把戏剧音乐移植到江南音乐中并融入“江南式”锣鼓演奏出来的“清雅妙音”音乐样式表示惊讶和折服。著名上海音乐学院作曲家,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的作曲者何占豪先生在听了《泗泾十锦细锣鼓》后由衷地感叹说:“我们要尊重民间艺术,民间老艺人们对音乐的处理有自己独到的理解和方法,他们的创造,为我们的专业作曲在中国民族民间音乐的创新发展上提供了新的创作思路和途径。”这让我们不得不赞叹于松江民间老艺术家们的智慧创造,他们的审美格调是多么的富有情致和趣味!其美学鉴赏所达到的程度,令今天的我们肃然起敬,这份遗产的宝贵之处,在于让我们窥见到了先人精神上所到达的美学境界。

《泗泾十锦细锣鼓》作为松江古戏乐,承载着中国传统的文化精神和道德光芒,蕴藏着中华民族的文化生命基因,它既是研究中国杂剧等古代曲牌的活化石,为研究昆曲发展提供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更是为研究整个江南丝竹的发展史提供实例,为中国民间音乐宝库填补详实的资料,成为研究江南文化的重要宝库。

(四)松江音乐文化遗产的抢救保护

松江地区民间文化、戏曲、器乐发展是在民众以及特有的传承环境中产生、流传并发展至今的。20世纪初叶,中国社会经历着剧烈动荡的大转折,音乐发展或在城市中经受西方文化的冲击,或只能在乡村中借助民俗活动赖以生存。对于音乐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直到新中国建立后,国家对传统文化艺术的重视和宣传才唤起了人们的觉醒,人们开始意识到该是挖掘散落在民间珍宝的时候了。

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借助文化部、国家民委、中国文联于1979年发起并组织的“十部文艺集成志书”编撰工程的东风,推动了我区对散落在松江民间的舞蹈、民歌、器乐、戏曲、曲艺等艺术种类进行挖掘、抢救和保护。对一大批珍贵的史料、曲谱、乐种、剧种进行采集、整理和编撰,努力使一些即将濒临失传的国家级、市区级非遗项目得以恢复和重现。

1.  松江特色乐曲的挖掘保护 

由于年代久远,松江特色乐曲的保护成为一个棘手的难题。大量文本素材的遗失,历史原因等对于文化遗产的不够重视,再加上长期以来,年轻一代受喧嚣的大众传媒文化和现实功利主义的影响,松江乐曲的承传保护成了一个令人遗憾唏嘘的难题。随着中国国力的发展,民族自信心的增强,以及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视,松江地方音乐的保护得到了加强,社会团体和研究者也将兴趣点投射到了松江古来乐曲的保护和承传上。通过专家和民间艺人交朋友式的调查访问以及走访方式,展开尊重和谐、轻松式的素材采风收集活动。并尽量运用现代科技手段,保存录像、录音、图片、文字记录等珍贵材料,为进一步深入研究、整理、挖掘、保护、开发奠定基础。

以对泗泾《十锦细锣鼓》的抢救保护为例,就能看到当下松江人对保护松江古来流传乐曲的重视。

《十锦细锣鼓》作为泗泾地区阳春堂(1787)吹打班的保留曲目和松江特色乐曲,它是古人留下来的珍贵文化遗产。但是,当代年轻人认为传统民间音乐不赚钱,因此对传统民间音乐的爱好和兴趣长期低迷,继承人寥寥可数,造成《十锦细锣鼓》一直默默无闻淹没在民间,处于自生自灭状态。并且在1947年当时演奏的八位老艺人,现在也已陆续做古,保护和传承十锦细锣鼓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任务迫在眉睫。

2005年,松江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分中心成立,着手将十锦细锣鼓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并组织调动各种人力物力,发扬不怕苦不怕累的工作精神,深入田野进行地毯式的调查。

其二 培养传承人。1947年最后一次参加演奏《泗泾十锦细锣鼓》共有八位老艺人,到1986年普查时仅存刘关元、刘补贤、沈书生、沈文武四位。而到如今,八位老人均已作古。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使得在1787年第一代传人的基础上培养了七代传人,终于让《泗泾十锦细锣鼓》得以重见天日,饱经沧桑的民间绝技再次复活!

《十锦细锣鼓》传承谱系

其三 整理复演。对原曲谱整理归档的基础上重新调整创新,在演奏人员配置上由原来“阳春堂”班社扩建“松江云间古乐团”,多渠道多场合进行复排和复演,让《泗泾十锦细锣鼓》的足迹得以更好的遍布。

其四 进学校社团。为了让民间珍贵的音乐文化遗产得以沿承和发展,宗门第六代传承人张洪生、彭景良走进泗泾小学开设“十锦”兴趣社团,让当代小学生从小接触家乡的非遗名录,培养其家乡的自豪感和传承优秀传统文化的使命担当。

2)江南丝竹中道教曲牌音乐的抢救保护

道教在松江具有悠久历史,在整个宗教活动中,占有重要地位。道教音乐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广揽博收了多种民间音乐的养料,并根据道教特有的情趣进行汇集与改造,从而形成了具有独特神韵的道教音乐体系。粗吹、细吹、丝竹交替出现,因此,吹打音乐在道教音乐中占重要地位。其曲牌有《将军令》、《柳瑶金》、《打黄殿》、《小百门》、《大百门》等。丝竹乐曲则以《钧天妙乐》中的小曲为主,一般是在晚饭后法事前作消遣之用,有时还加唱昆曲、苏摊、京戏。有时也演奏《三六》、《快乐》、《忘妆台》等丝竹乐曲。如喜事时,唢呐吹奏《普天乐》及《柳摇金》、笛子吹奏《迎仙子》等曲目送新人入洞房;丧事仪式时笛子吹奏《哭皇天》,出棺材时吹奏《青天歌》等。

道教音乐中的丝竹乐、吹打乐与民间艺人、乐种的频繁交错,反映了松江的民生意趣,共同促进了松江地区民间器乐的整体发展和繁荣。因此,对于道教音乐曲牌的抢救保护我们义不容辞。

2.松江乐谱史料的抢救保护

在进行对松江地区众多音乐文化遗产进行抢救保护的同时,我们同时着眼于对各民间乐谱史料的抢救保护。如对松江民歌和乐器的乐谱史料开展搜集整理和归档,使其在任何时期都能为传承和发展带来便利。

对松江民歌的普查、挖掘、整理、采编,是文化部门从1986年起直至到1993年足足7年的时间,整理归档为一本《中国民间歌曲集成上海卷·松江分卷》的谱例书籍,里面收集了从松江开埠以来距今300多年流传在松江地区各乡镇的“号子、田山歌、小调、风俗歌、儿歌”等多种体裁种类的民歌手记乐谱,非常珍贵,现分置于松江非遗史料馆和有着“新浜山歌”之乡的新浜镇文化活动中心史料馆收藏。

松江地区的民间器乐曲普查工作始于19867月,由文化部门和各乡镇的工作小组负责走访、收集、采录等相关工作。通过对当时松江地区最为盛行的小青班老艺人开始,掌握了松江地区小青班的班社情况、代表人物以及流传和现存曲目等,并深入调查吹打乐与宗教音乐的情况,搜集了一些具有一定价值的器乐曲乐谱。整理归档为《中国民族民间器乐曲集成》上海市松江县分卷。里面涵盖了历代松江民间流传的各个种类乐曲的曲谱,一部分丝竹和道教乐曲还有工尺谱留存。在1986年文化普查中意外发现的一本叫《曲如山海》的戏曲唱段手抄本,由工尺谱记录,共有六个剧目。曲集的封面记载了这六个剧目的名称,共两行,从右至左分别为《十面》、《赏荷》、《闻铃》、《十锦》、《起布》、《催试》。在这六首剧目中,除了《十锦》之外的五首为昆曲剧目中完整的折子戏,但相互之间无论剧目来源、音乐唱腔、人物、唱词、曲牌均无任何关联,分别是独立的一折戏,这六首折子戏或唱段既适合器乐伴奏的昆曲清唱,又适合丝竹乐或吹打乐在开场和间歇时的合奏演出。

 

《十锦》是《曲如山海》中较为特殊的一折,由十段锣鼓、三段唱腔旋律交替构成。据考证,泗泾丝竹乐队现在所演奏的《十锦细锣鼓》,其曲调、旋律、锣鼓谱完全来自于《曲如山海》中工尺谱记录的《十锦》一折。由松江文化馆王子展先生将工尺谱翻译成简谱,为当今《十锦细锣鼓》的再次复排演出提供了考证和依据,为培养传承人提供了考证依据和便利。

             

《什锦细锣鼓》丝竹不是其主导器乐,但如若少了丝竹之调剂,《十锦细锣鼓》之、之恐怕也很难成就。而江南丝竹完整曲谱的发现是在清咸丰庚申年(1860)《秘传鞠氏琵琶谱》的手抄本中的《四合》里。后来经过民间艺人在不断的实践演绎中进行改良和加工创造,而呈现出当今“十锦”丰富多元的样态,使之让我们在聆听以打击乐为主的《十锦》之时也常常听到清雅细小的妙音,这正是丝竹乐作为必不可少的一种调剂和乐种融入《十锦》的具体表现。因此,对于这本江南丝竹完整曲谱《秘传鞠氏琵琶谱》也急需抢救保护。

3.松江剧种的抢救保护

松江不仅是民间音乐文化汇集的城市,也是一个戏曲之乡。因此对于戏曲剧种的抢救我们也责无旁贷。如对保留着松江方言特点展现其柔糯细腻的“西厢调”沪剧剧种的保护以及具有松江吴侬软语特点的越剧剧种以及《什锦细锣鼓》中的丝竹部分昆曲吟唱等等。当前活跃在各乡镇各社区成立的戏曲沙龙,周周演,送戏进学校以及云间古乐团的成立参加各级各类的展演等都是很好的保护传承和抢救措施。

4.松江古乐的弘扬发展

当前,《十锦细锣鼓》、新浜山歌、松江民间山歌、江南丝竹、皮影戏、松江农民书等均已列入国家级和市区级非物质遗产名录,展现了松江鲜明的地域特色和丰厚的历史积淀,构成了上海古今融合,东西交汇的城市文化底蕴,使得松江在有着深厚人文底蕴的江南文化走向海纳百川的海派文化的传承与发展过程中,无时无刻不展现着当今新松江人的聪明才智和绵绵情怀,让这些先人栽植的古乐得以传承、保护、弘扬,并在创新发展的道路上越走越宽广。

由松江各乡镇成立的民乐队(小青班)们整理、改编创作的19首古乐已在“远看青山绿水,近看人文天地”人文系列丛书中正式出版。其中15首为传承的松江古乐曲:《凤凰鸣》《望妆台》《三合板》《将军令》《妆台秋思》《走马》《小开门》《寄生草》《戏鸬鹚》《十锦细锣鼓》《倒骑驴》《倒拖犁》《三潭映月》《一点金》《中花六板》,4首改编创作的民族器乐曲:《欢乐歌》《大青天歌》《一江风》《暹罗词》;这15首改编创作的作品,彰显了松江这座千年历史文化古城的无穷魅力,充分展现了松江文化在历史发展进程中南北交融、中外合璧的音乐风格,海纳百川的宽广胸怀,最令人敬佩的是创作人对松江传统文化的热爱和闪耀其间的专业精神。

流传于民间乡野的山歌更是松江音乐的宝贵财富,对山歌的保护已经充分得到了全社会的广泛重视。

  追寻音乐轨迹 回眸历史成就

(一)习俗中保存的音乐资料记载

松江地区的文化艺术传统与江南地区的整体文化发展有着深厚的渊源关系,丰富的江南音乐文化无不影响着松江地区民间音乐的发展。在松江出现的《曲如山海》手抄本曲谱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在地方志和各类资料的记载查阅中,笔者发现松江地区曾是传统文化高度发达的地区,据考古发现,距今约5500年前,先民们就在松江九峰一带劳动、生息,创造了崧泽型和良渚型等古文化。明清时期,松江在整个东南地区占据着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地位,富庶丰裕的生活环境聚集了众多的商人、文人雅士,产生了大批杰出的诗人、文学家、画家、书法家、戏曲家及作品。人文底蕴风厚的松江,流传下来一大批丰富多彩的音乐文化遗产。

(二)两情动春水 竹枝绕松江

在松江方塔下的面西白墙上,清人黄霆《松江竹枝词》赫然醒目 “魏魏楼阙梵王宫,金碧名蓝杳霭中。近海浮屠三十六,怎如方塔最玲珑”的优美竹枝词,成就了方塔秀江南的历史地位。松江地区的竹枝词,不仅是松江古代流行歌曲的代表,更是中国古代民间文学创作的丰碑。

1.松江竹枝词的渊源由来

竹枝词于元代就在松江形成气候。元至正九年(1349),文坛盟主杨维桢寓居松江。他“在九峰三泖间殆且二十年。”寓居松江前,杨维桢创作的《西湖竹枝词》已闻名于世,“一时从而和者数百家”。后来他又创作了《吴下竹枝歌》、《海乡竹枝歌》等。在杨维桢的引领和影响下,元末一大批寓居文人和本土文人一起,形成了一个以杨维桢为中心、众星拱月的竹枝词创作群体,他们中有袁凯、贝琼、谢应芳、马琬、黄公望、瞿智、钱惟善、贡师泰、郑元祐、曹睿、王立中、成廷珪等人,为松江竹枝词的繁荣发展奠定了深厚的基础。

唐宋时期的华亭风物诗和兴盛于元明清之际的松江竹枝词,均与唐代诗人刘禹锡有一定的渊源关系。刘禹锡的《竹枝词》质朴自然,诗意清新,广为传颂,如“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还有晴”等佳句脍炙人口。虽然刘禹锡写的是巴渝风情和风光,但松江人读来倍感亲切。另其《竹枝词九首》(其九)云:“山上层层桃李花,云间烟火是人家”。这七言绝句描绘的诗情画意韵律间,到处弥漫着云间松江的浪漫人间烟火气。唐代诗人这样的联想和笔调,正是因为刘禹锡与苏、松之间有着一种不容拧断的情缘关系。唐大和六年(832),刘禹锡任苏州刺史,而松江位于苏杭之间,得山水之秀、田园之富、物产之盛,为古代文人雅士游览胜地,诗人为此促动心弦而挥毫描绘充满松江风情的《竹枝词九首》,享誉天下。

2.松江竹枝词丰富内涵

历代松江竹枝词的内容相当丰富。歌咏山川风光、追怀人文史迹、话说地域变迁、描写男女恋情、唱叹风物特产、反映社会民生、记录劳作时令等均为松江竹枝词写作题材。富有浓厚乡土气息的松江竹枝词,不仅朗朗上口,能咏能歌,且深入浅出,通俗易懂,易记易传,深受当地群众欢迎,故有 “里巷歌谣谓之风”的景象。明清时期,松江竹枝词作品数以千计,成为松江竹枝词发展的鼎盛时期。

《松江竹枝词》描写松江郡城的民生足迹、风俗习惯和历史。代表人物有清·黄霆(字橘洲,号雷门,上海金山人);清·顾翰(翰字孟平,华亭人);明末清初宋徵璧(原名存楠,字尚木,江南华亭,今属上海市人)。其中清同治十三年刊本(公元1874年),竹枝词代表人物黄霆于乾隆四十年,自序云百首词于一日夜咏成。同治年间其孙重刊。从这本并不能完全收集松江竹枝词的集子来看,我们依然能够感受到松江竹枝词的丰富和华美。

1)歌咏地域风光,人情世故

五茸景物最清幽,环海东南第一州。闲向女儿泾上过,为郎婉转唱吴讴。

(吴王猎所有五茸,茸各有名,在华亭谷东,女儿泾即语儿泾。古华亭是东南第一州,元后改名松江)

2)唱叹风物特产

荡浆西河水色蓝,秋风陶宅柳毵毵(san)。疏林一望多红柿,七宝状成味正甘。

(陶宅有八景,西河晚色其一也。七宝镇北皆植柿,名类不一。旧时,沪上多柿子)

3)话说地域变迁

烟径云树绕竹湾,昆山如在画图间。沧桑变易寻常事,莫问溪西陆宝山。

(小昆山在府西北,俯瞰大泖。陆宝山今夷为平陆。百年沧海变桑田,山被夷平河填塞。)

4)唱叹风物特产

闲从人日说平安,荠菜新鲜作粉团。待得佘山新笋出,兰芬沁齿劝加餐。

5)追怀人文史迹

遥望皇华羽檄驰,绣衣使者控青丝。可怜冠盖纷纷地,一径蒿莱二陆祠。

(皇华亭在城北门处,为冠盖送迎之所。二陆祠在青浦城内。多少贤人淹没于历史,古迹随风飘散尽。)

6)反映社会民生

金凤花开玉露中,戏将纖指染深红。郎从北市桥边过,试买新雕蟋蟀笼。

7)唱叹风物特产

 卫城城外尽沙滩,彭蚏(yue)沙钩次第餐。入夏黄鱼滋味好,千帆海船拥冰寒。

8)描写男女爱情

闲脱蓑衣挂钓丝,芦花庵外日迟迟。高情不为鲈鱼脍,独对秋风动客思。

门符高贴届端阳,艾酒蒲觞醉一场。闲索健人簪髻上,戏将郎额抹雄黄。

9)歌咏地域风光

巍巍楼阙梵王宫,金碧名蓝杳霭中。近海浮屠三十六,怎如方塔最玲珑。

(歌咏方塔秀江南的历史地位)

10)记录劳作

雨涨苏沟四月天,吴娘结队过花田。漫矜西浙蚕桑利,女伴提筐种木棉。

3.竹枝词的影响与价值

竹枝词再现了松江在特定的历史时期社会生活的系列镜头,从各方面不同层次、不同角度来反映当时的社会生活,还原了当时鲜活斑斓的风土人情,展开了一幅淹没于尘埃中的历史画卷。

(三) 乐调谁人识 问与黄鹤知

历代松江竹枝词文风清新活泼、语言生动流畅、声调婉转动听,已成为不可多得的宝贵资源和文化精神财富。但在长期传颂过程中,乐谱已丢失,导致今天松江人民在追忆当时竹枝词的曲调时已成“黄鹤一去不复返”的事实,因此,竹枝词在当今社会如何唱亟待研究与发现。

据史料部门考证和记载,历代松江竹枝词可以与踏歌形式融为一体,与老百姓的情感意志表达融为一体。

当下,唐诗争奇,宋词斗艳,《中华诗词大会》、《中华好诗词》、《经典咏流传》等好戏连台,而上海打响文化品牌更令人欢欣鼓舞。创品牌的关键在于培育品牌,而育品牌的基础是贴近社会、贴近群众、贴近生活,在传承中发展,在发展中创新。唐代诗人刘禹锡深入民间生活,写出了乡土气息浓郁的《竹枝词》和《踏歌词》等。刘禹锡在《竹枝词序》中写道:踏歌以联唱《竹枝词》,吹奏短笛,鼓来伴奏。由此及彼,我们可以联想到松江竹枝词底蕴丰厚,又有茸城月下踏歌的传统习俗,若是注重原始采集并对接当代人民的生活,经过二度加工创作后,将踏歌其舞蹈形式与竹枝词融汇一体;一旦搬上舞台,则会歌舞连袂,美仑美奂,令人耳目一新。

 此外,松江民间歌谣中蕴含着竹枝词的丰富营养,如由草长浜红菱孕育而出的松江情歌唱道:“哥挖藕来妹采菱,藕颈缠住红菱藤。有心让哥红菱采,只怕塘边有闲人。”再如方言土语气息较浓的《姐在园中搭落苏》唱叹:妹在园中搭落苏(“落苏”系茄子,“搭落苏”意为给茄子松土),情哥哥在海边唱山歌,郎呀郎,要唱山歌别搭去(“别搭去”意为别处去),我小妹妹三十棵落苏搭脱二九棵(“搭脱”意为误锄掉)。

竹枝词的韵味情调内涵已不知不觉被融入到当今松江民间音乐的创作之中了。

(四)竹枝今何在 但翻史册识

元至明清时期,松江竹枝词作者不下30家,作品数以千计,创作规模蔚为壮观,文学成就非常巨大。主要作者和作品有:元代倪瓒《闻松江竹枝词歌因效其声》、凌岩《九峰杂咏》、钱惟善《九峰诗》;明代曹重《云间竹枝词》、袁凯《竹枝词十一首》、吕克孝《松江田家月令》、宋徵璧《松江竹枝词》;清代黄霆、顾翰、吴履刚《松江竹枝词》、陈金浩《松江衢歌》、董含、姚清华、潘承基、佚名《云间竹枝词》、沈璧连《松江杂咏》、黄素《九峰歌》、姚培谦《茸城踏歌》、姚春熙《茸城竹枝词》、李延昰《九峰作》、屏山主人《松江院试竹枝词》、丁宜福《申江棹歌》、沈迈《佘山竹枝词》等。

第三节 承一脉先祖歌韵 护一方文化流脉

据文史记载:早在北宋元祐年间松江已有群众文化活动场所。《云间志·思吴堂诗序》载:“当其男以田功之毕,女以织事之休,内无饥寒之戚,外无赋役之劳,思以斗酒,共相娱乐。鼓喧闻于波间,管弦嘈费于堂下,歌者、舞者、形和、声和”。古代流传下来的民歌,在长期传唱过程中不断加工,至明清时期,曲调之优美动人,已使文人雅士流连忘返。

地貌、环境、语言对民歌特色的形成有密切的关系。同属上海地区的民歌,有东乡调、西乡调、江口(崇明)调之分。松江、金山、青浦、奉贤(东侧地区)为西乡。即使松江泖河东与西两处的民歌,其风格上亦不完全相同。由于人口的流动及外乡人客居者增多等诸多因素,一些外地民歌流传到松江。有些民歌还保留着异乡音调,好多民歌已与当地民歌融为一体,成为松江民歌。如天马乡的《四大景》和《紫竹调》等。

松江地区民歌基本分为:号子、山歌、小调、风俗歌、儿歌等体裁种类,随民俗文化产生和发展而来。根据民间资料中孟姜女的传说而在新浜镇广为流传的《孟姜女》和其曲发展变化的《哭七七》曲调流传甚广。民间用一曲多用的方法,配上各自不同的唱词,唱出许多不同内容的《孟姜女》和《哭七七》小调。

号子是人们在劳动(体力劳动)过程中创作并演唱,能起鼓舞劳动情绪、振奋精神、指挥劳动节奏的作用,有着直接使用价值。如天马乡的《撑船号子》,张泽乡的《打夯劳动号子歌》以及天马乡的《拾石头》,均用苏北方言演唱,这是因为我县世居本地的苏北籍劳动者较多,许多民歌在我县流传甚广。

如天马乡的《撑船号子》谱例:

 

民间说唱是人们喜闻乐见的一种说唱艺术,有“钹子书”(农民书、说因果、沪书)、“锣鼓书”(太保书)、“连发调”“宣卷”、“苏赋”等。

农民书基本调的原型,是小山歌(西乡调)。演唱者大部分来自农民,他们熟悉农村生活和农民的兴趣。语言通俗、曲调粗犷朴实,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

锣鼓书流传于松江城乡,演唱者都是太保。“太保”是一种类似道士那样奉神仙的一种宗教职业。道士为死者做道场,太保是用说唱形式为病人做所谓“驱鬼”的仪式。所用的曲调与当地民间歌曲关系非常密切。太保书明代已有,《崇祯松江府志》载:巫医之变……白羊赤鲤纵横陈,女儿殷勤案前拜。家贫无声神勿怪,老巫击鼓舞且歌。”太保用上述唱词边舞边歌,为病者所谓“驱鬼”。现在所称的锣鼓书,就是以前的太保书。

连发调原是民间艺人在打连发时演唱的。旧时,浦面南一带逢年过节有打连发艺人手执三个木榔头,轮番向上投掷,似耍杂技那样边唱边耍,一个击锣伴奏。唱词内容都是些祝愿田里收成好,四季保太平等吉利话。故又名“打田发”(即田地兴发之意)。据说这种形式唐代已有,连发调在松江影响很大。

皮影调是皮影戏中的曲调,当时曾流行于广大农村。表演皮影戏是用油灯的光,把皮制成的人像,投影到一块白布上,艺人边移动人像,边饰演角色,说唱俱全,形象逼真,并有伴唱、伴奏等形式。皮影戏的剧目,大都取材于群众喜闻乐见的民间故事。据说皮影戏已有近千年的历史,始见于宋代,张丰的《明道杂志》“京师有富家子.....好看影戏。每看到斩关羽,辄为之泣下。”松江也有数百年的历史了,这里收集到的仅是部份曲调。

宣卷是流行于江南的一种说唱曲调。松江民间艺人用苏州语音并揉入本地口音进行演唱。宣卷原是佛教讲经时演唱的曲调,唱些宣扬佛理和劝人为善的词句。由一人领唱,众人用“阿弥陀佛”来帮腔,以增强其宗教气氛。民间艺人取其曲调,用于说唱音乐之中。

民歌是民族民间音乐的基础和源头活水,许多以曲牌体为主的民间器乐、曲艺音乐、戏曲音乐(包括唱腔在内),大多是从民歌中吸取或演变而来。如沪剧中的小调类,本身就是民歌。一些原是外地民歌,长期以来流传于松江,亦以松江民歌收集入卷。松江民歌承载着松江本土音乐文化的长足发展,她既是松江文化宝藏中的一颗璀璨的明珠,又是建设松江人民品质文化生活的一块坚实的基石。让我们承一脉松江先祖歌韵,护一方乡土的文化流脉!

(一) 琴心向野际 侧耳听山歌

田山歌是我国江南地区的一种颇具个性特征的民歌形式,产生并流传于稻作水田生产劳动之中,主要是以表现稻作生产和水乡生活风情为内容的山歌形式,曾广泛流传于长江三角洲部分水稻耕作地区,是江南地方文化中极具个性色彩的优秀民歌品种。它清亮优美,在上海的分布区域主要集中在青浦、松江、奉贤、金山四个郊县,其中又以青浦的练塘、赵巷、金泽、商榻、朱家角,松江的新浜、泖田,最为典型。这些区域均属典型的水稻耕作区,水网交错,河湖密布。

1.松江独特的地域文化孕育了田山歌的产生

松江区位于上海市的西南部,是我国典型的稻作农业区,雨量充沛,河湖众多,气候温适,培育了特有的江南农耕文化。因此,这种悠久的农耕文化,为当地人民创作、传承田山歌奠定了重要的基础。故早在明清时期,松江一带的田山歌就已十分盛行。

2.体裁和题材内容特点

从体裁上来说,按照当地群众对它的传统分类习惯,大致将田山歌分为“小山歌”“大山歌”。“小山歌”“大山歌”性质上最大的不同就是唱的形式:小——人数少、旋律平稳、乐句小;大——集体性、多起伏、多乐句。从题材方面看,其歌词内容主要来自当地民众现实生活,多以表现当地民生、劳动、生活、思想、爱情等内容为主,无论是描绘劳动场景和劳动过程,还是表现劳动技术和劳动态度,都带有稻作文化的印记,与稻作农业生产的特点密切相关。

松江的田山歌(或称喊山歌,大山歌),是在耘稻、耥稻劳动时所唱。一般由一人领唱,众人轮流接唱。演唱的内容大都是爱情故事。其音乐特点:音调高亢,旋律起伏较大,常有大跳进行,句逗结束时,一般都有向下进行的倾向。节奏都为散板。由于在宽阔田野里演唱,要使歌声嘹亮,旋律在高音区活动较多,演唱者用真假声进行演唱。一首田山歌基本上由“卖头”、“吆头”、“前铲”、“长声”、“赶老鸦”、“后卖”等几个段落组成。

小山歌是一种曲式结构比较短小,节拍节奏较为自由,旋律进行比较平稳,口语化强的一种民间歌曲。这类歌曲的歌词大部分是爱情题材。也有反映解放前长工生活的《长工苦》和反映民间习俗的《哭出嫁》等歌曲。

小山歌的曲式结构有四个乐句为一段的,符合“起、承、转、合”结构。松江传统小山歌中亦有二乐句一段的,如:i i·i 6·| i i6.53.56·53·|5321

小山歌演唱场合很多,人们在茶后饭余,或劳动休息时均有哼唱。      

松江的田山歌中,新浜地区的田山歌源远流长,最具代表。历史上新浜被誉为“田山歌之乡”。在早些年,新浜地区只种一季稻。一季稻一般耘三遍,即“头通、腰通、三通”。地主及大户人家田多,往往雇佣帮工、短工、长工三十人左右耘稻。这时长工们就自发组织起田山歌班子传唱山歌。因此新浜的田山歌均是青一色的男性。刚开始由一人或二人以上一起唱,后来发展到多人,甚至十多人一起唱,且人人都有角色。又称吆卖山歌、落秧歌、大头山歌。演唱时,由一人领唱,众人轮流接唱,领和吆卖“鱼咬尾”式的多声部叠加演唱。其演唱风格独特,自成一格,主要由“头歌”、“前卖”“前嘹”“发长声”、“后卖”“后嘹”“赶老鸦”“歇声”等部分组成。音调高亢嘹亮,旋律起伏自由;散板散唱、大量拖腔。其歌词内容主要来自当地民众丰富多彩的现实生活,题材多为表现当地民众的劳动、生活、思想、爱情等方面,是观察上海及周边稻作地区社会生活、风情民俗的重要手段。当然由于田山歌本身的复杂性,各区县的山歌演唱形式略有所不同。如,因新浜山歌演唱时均为男生,因此显现出粗犷、豪迈、铿锵的特质,这也是区别于其他区县(如青浦田山歌)的一个重要的标志。

新浜田山歌具有真、尖、新、俗的特征,田山歌词句自然贴切,简明易记,曲调优美动人,是劳动人民生产、生活的产物,真实表达广大劳动人民思想、意志愿望等情感!

新浜山歌市级传承人郁耀峰说道:新浜山歌最显著的特点是唱,农民自己创编,长篇民间叙事诗,1500多行以上。唱一部山歌,短的要10天,长的就要20天以上!而且把唱山歌作为择偶的标准,村里哪位小伙山歌唱得好,就有优先娶当地聪明贤惠漂亮姑娘的权利。

卯田山歌,是反映松江农村,展现农民精神风貌的歌曲,这不仅使农民有机会自豪的介绍家乡,对提醒大家保护地方生态也具有一定的作用。

 古松乡的《卯田山歌》基本没有具体的歌词,以自由,散板的衬词抒发景和情。演唱时先是作为吆头的领唱发出类似于喊号子的声音,随后接唱(卖头)声部在田间一层一层的作“鱼咬尾”式的铺叠,遥天呼应,天人合一。后来随着文化的传承和保护,把具体的内容唱进去了,使歌曲充满了浓郁的乡音和乡情。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和现代农业的推广以及农村文化娱乐形式的日趋丰富,松江的田山歌逐渐走向了衰落,特别是在年轻人中慢慢失去了生存的空间。只有在一些老年村民的生活中,还能留存唱田山歌的习俗形式。当前田野间原生态的田山歌已不多见,亟待抢救和保护。如今,为了抢救和保护田山歌,在松江农村社区,出现了很多田山歌的传承人,同时,田山歌也开始进入学校教育。

(二)乡野寻古音 旧韵付笔端

对于田山歌的保护,我们的方法是“两条腿走路”。一是开展对古籍中田山歌的整理保存工作;二是深入乡间,实地采风。以其更大限度的保护松江的田山歌资源。

在《续修·四库全书》中,收录了多首松江一带的田山歌;松江新浜、泖田等乡镇中广泛流行的《刘二姐》《撩郎》等山歌,在明代冯梦龙辑录的《山歌》中都可见到它们的影子。还有一种叙事长山歌,以真人真事为基础的韵文故事,又称民间叙事诗。因其篇幅较长、规模较大,可以唱几天几夜,内容主要反映青年男女反封建婚姻和开展阶级斗争,如松江的《庄大姐》,我国四大民间传说《孟姜女》等,在松江地区民间长期流传,新桥乡还流传着六百句《孟姜女》叙事山歌。据史料表明,《庄大姐》的问世,填补了一千多年来中国文字史上没有“汉族长篇民间叙事诗”这一空白。

据松江县民歌集成记载:松江田山歌按照其分布区域,可分为西南篇、东南篇、西北篇,其中西南篇以新五乡的《十只台子》,新浜乡的《落秧歌》《陈家好年》(阳照头)《庄大姐》,古松乡(今松江石湖荡镇)的《摇一橹来过一浜》如下图1代表,东南篇的以张泽乡的《喊山歌》为代表;坐落在松江西北部的以天马乡的《天马山歌》,以及昆冈乡(今小昆山镇)的《耘稻山歌》为代表,均以地区差异显示出山歌的不同形式和风格;

东南篇如张泽乡的《喊山歌》(图2),同样具有旋律明快,节奏自由散板的特点,较之西南篇的山歌,多为方言白话的具体歌词,少了衬词,表现为直接唱词以表达自己的情感和心声,因此,在歌曲风格和演唱形式上就少了鱼咬尾的叠加式的领唱接唱的演唱形式,而多采用独唱的演唱形式。

位于西北部昆冈乡的《耘稻山歌》(图3),多以独唱为主的形式,兼合西南篇和东南篇特点,多以衬词加少数的歌词表达思想感情。由此可见,不同地区的田山歌有着不同的歌词特点和演唱形式。

3昆冈乡的《耘稻山歌》

(三)采得乡土风 舞台换新颜

田山歌,它代表着人们的一切生活样态,是稻耕文化的杰出代表,带着憧憬和期待,满怀着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敬畏之心,我们来到松江最具有田山歌代表的新浜镇田头,采风考证曾经流传在一方水土的新浜田山歌。

4新浜山歌社会传承人谱系

  

通过对长篇叙事山歌 新浜山歌的传承人张玉舟(已故)的采风,我们曾获得《落秧歌》《庄大姐》《陈家好年》(阳照头)等多首田山歌的原始手写谱例样稿。

                    

通过对松江区非物质文化传承人,新浜山歌和花篮马灯舞的传承人钱惠其的采风,收录了《落秧歌》的另一手写谱例样本;

通过对新五乡田山歌传承人陈海全 、沈月高的采风,收录“《喊山歌》——十只台子”的手写谱例样本;

通过对天马乡已故田山歌传承人陈雪生的采风(张堃叙述),收录《天马山歌》的手写谱例样本;

通过对昆冈乡田山歌传承人顾祥高的采风,收录“(十见郎)《耘稻山歌》”的手写谱例样本;

通过对张泽乡已故田山歌传承人顾永庆的采风(顾顺林叙述采录),收录“(滩头)《喊山歌》”的手写谱例样本;

同时,我们通过对古松乡田山歌传承人鲁进芳杨竹良的采风,收录古松乡吆买山歌《摇一橹过一浜》的原始手写谱例样稿。

此外,通过采风还采集到了在各街镇上广泛流传的田山歌《开箱子——林四姐》等;(演唱者:俞济芳)(记谱者:李鹰)《十见郎》(小吆头);(演唱者:朱步生朱龙琴等)。 

 

除了在各街镇上采风的田山歌之外,我们还收录了在1960年松江民歌手稿资料本的一首名为(严六姐)的曲谱;其中还有一首就叫《田山歌》;

随着时代的迁移,劳作方式的改变,田山歌从一开始的社员们在农田、田埂劳作时的即兴演唱到舞台化的表演,成为从纯劳动实用功能——娱乐性功能——观赏性功能转变的标志。

当今,上海城市化进程日益加快,稻作生产方式日益减少,现代农业的推广以及农村文化娱乐形式日趋丰富,田野间原生态的田山歌在不断面临着消亡和失传,繁重的人力工作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农业;冗长繁复的叙述故事变成了人们城市化进程中的快节奏的歌舞娱乐方式。为了抢救即将濒临失传的田山歌,以及让年轻人也来唱响我们的乡音,田山歌必走“舞台化”发展道路。如原新浜山歌中的《庄大姐》,取而代之的是“张家婶妈跳排舞,李家爷叔唱山歌,马路宽敞村村通,开梓木兰(现代交通工具)去上工,全家老少乐融融”的现代新农村的新面貌,新气象以及科技种田的带来的丰收喜悦,社民轻松生活的快乐写照。这就是经被舞台化的新浜山歌《唱唱我们农民的幸福梦》。

为了传承松江的田山歌艺术,培养新一代传承人,山歌教育已走进学校,从演唱、表演到改编创作多个方面培养新人。如今传承和保护田山歌已成为保护松江文化的共识。

 

 

 

 

 

【参考文献】

〔1〕   松江县民间文学艺术集成编辑室.中国民间歌曲集成上海卷· 松江县分卷M.1993,5.

〔2〕   松江县民间文学艺术集成编辑室.中国民族民间器乐曲集成·上海市松江县分卷M.1989,11.

〔3〕   钱乃荣.上海方言M.文汇出版社,2007,(8):4-14

〔4〕   顾静华主编.十锦细锣鼓出版本M.上海文化出版社,2012,(12):97-108

〔5〕   松江古乐集M.内部书刊,2019,(8

〔6〕   尹军.【云间漫谈】认知“松江竹枝词”【EB/OL】“人文松江”微信公号https://www.whb.cn/zhuzhan/bihui/20180615/200955.html2018-06-15/2022-06-14 

〔7〕   顾炳权.上海历代竹枝词(上下册)M.上海书店出版社,2018,(1

〔8〕   许洁.江南视野下稻作文化如何影响了松江“田山歌”【EB/OL. https://wenyi.gmw.cn/2021-07/11/content_34985200.html 2021-07-11/2022-05-28.

曾敏.上海松江地区民间音乐的历史与现状[J].歌海,2011(01):4-9.



  •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表评论!请登录
  • >> 查看所有评论

        没有任何评论

    网络媒体
    松江浦南村庄——文华村
    松江浦南村庄——胡家埭村
    松江浦南村庄——腰泾村
    松江浦南村庄——泖港镇黄桥村
    松江浦南村庄——胡光村
    松江浦南村庄——车墩联建村
    松江醉白池
    松江图书馆
    松江美术馆

    沪教Z2-20100035号
    沪ICP备11030667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702003786号
    执行时间:109.38 毫秒 | 查询数据库:13 次   
     

    校园开放日



    专题网站



    信息公开



    新闻直播



    视频资源



    小剧场直播



    101直播



    电子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