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松江一中
教育学院 邮箱
网上选课 问卷
信息公开
发表文章
网上阅卷(外)
百度搜索
管理平台
联系我们交通指南友情链接
学校地址:上海市松江区松汇中路601号
学校邮编:201600
联系电话:(021)57822996
电子邮箱:sjyz@sjedu.cn
学校网址:www.sjyz.sjedu.cn
* 校长信箱* 支部信箱
关于本站网站地图版权申明更新缓存
 


折叠
左侧用户区
展开
左侧用户区
一鸣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打印此文
 松江一中.net > 一中风采 > 学校刊物 > 一鸣 >> 正文
实验室里的永恒
更新时间:2003/3/1  作者: 殷慧韵  阅读:4537次  




充斥在实验室里熟悉的气味,我把永恒定义在福尔马林中。

(一)

  我一向对实验室有一种很敬畏的虔诚,那里陈列的是和我们一样曾经有血有肉的生物。

第一次踏进实验室,是在预初班的时候,好象是个解剖青蛙的实验。我们被引领进了一间洁白的房间。阳光似乎变成了刺眼的纯白,透过浅兰色的窗帘映射到房间的每个角落。身边的同学都发出了异样的尖叫声。

很多很多的动植物尸体,被固定在大大小小的透明容器中。

当时我一反常态的安静。觉得那些泡在福尔马林的尸体,就是真实的永恒。我会感觉它们微微的呼吸,微微的颤动,但是它们不能让人发觉,因为它们已经死了,确确实实是死了。

  “实验室是个神圣的地方,许多灵魂在这里脱离肉体,我不怕那些尸体”——这是我的第一次接触到永恒。



若干年之后,有了个更正当的理由感受那股实验室特有的福尔马林味道——参加生物实验竞赛的培训班在实验室。我穿着净白的纯棉衬衫,捧着文件夹和大大小小的书籍,一头扎进了这个恍若隔世的地方。

这个生物实验室设立在整栋实验楼的最高层。记不清谁说过,在高处伸手会触摸到天堂的。我相信。或者可以说灵魂离天堂很近,上帝伸手就可以抓住。那么,那些死去的灵魂,在天堂也该能看到美丽的风景,还有因为想念而扬起的风……

课余最通常的消遣方式,对着实验室后面那几派大大的陈列橱窗,走来走去地注视这些肢体。我几乎可以想见,那些即将被制成标本的小动物,在垂死前拼命挣扎的样子。它们的生命,那刻就像空气中飘动的烟,轻轻一吹,就会散去。

制作者要毫不留情的注射乙醚,抽去体液,取出内脏,装进福尔马林中浸泡。如果是人体标本,有制成木乃伊的需要,还会在死后即刻在尸体上涂抹砷液,正如埃及人那些世代流传的制作方式。

有一点点麻木的残忍,却又夹带着“为人类为科学献身”的大无畏。突然想起《圣经》里的:“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得到永生。”非常矛盾。或许,该对死亡抱漠然的态度。

我不清楚,自己在拿着一只只小白鼠解剖时,心里究竟是在祈祷还是在忏悔,抑或毫无感情。这不是人工培植的生命吗?但可否真的挥之即来,呼之即去?不知道。



我只能嗅到空气中福尔马林的味道,有很亲切的感觉,就像是身上的体香一样。

那是一段神奇的时光,仿佛掌握永恒。



(二)

夜幕降临的自修课,无数盏白色的日光灯把整栋实验楼照亮,辉煌的像泰坦尼克。楼下低矮的灌木围起高大的水杉,还有竹科植物点缀其中。从楼上看下去,点点滴滴惨白的路灯在夜晚的雾气中显得苍惶无力。这个时候的标本陈列室,仿佛有生气荡漾。

我相信这个时候,死去的生灵有一个派对,一个很神秘的派对。

操作中途休息的时候,捷通常会以一种很难以理解的眼光看着我:“你一个女孩子家受得了?”我漫不经心喝下杯中的咖啡,点了点头。拿起装福尔马林药水的瓶子,在眼前摇了摇,那种味道又慢慢地散开来,进入我的呼吸系统,然后再蔓延到身体的各个部位包括潜意识。他的视线一直盯住瓶子,仿佛看到了福尔马林散发出来的分子在空中舞动,接着捷会第N次的对天长叹:“什么世道啊!”



与死亡打交道会遇见奇迹,我相信。



而和捷认识,纯属一个巧合。当时我们俩同时把手伸向了实验笼中仅剩的一只小白鼠。他出于绅士风度让给了我,而我却不愿意接受类似“大男子主义的恩惠”。结果是我们俩一起赶往培养室自己去取实验品。

“为什么想要当法医?”

“因为喜欢福尔马林的气味,一种怪怪的气味。”

“哈哈,我看一定是电视看多了!”

“我从来不看这种电视。在你们看电视的时候,我在学校的自习室自修。”

“哦,忘记你从初中起就住宿了……”

对着将烂不烂的尸体,福尔马林的特殊气味,仿佛成了尸体的保护伞。溃烂的腐败。

我生性倔强。姑妈是医院的护士长,认为女孩子从事这类职业没什么前途可言;父亲也不太同意我这么坚持。在他看来我本生就瘦的像那儿陈列的人体骨架了,当然这是他的玩笑话。我认为我可以,于是就来学校报到了。

捷总是说我脸上有一种病态的苍白,特别是在做解剖的时候,干脆连最起码的表情都没有了,好恐怖。我淡笑着说那是为了适应环境啊,这叫适者生存懂不懂,连达尔文的《进化论》都忘记了啊。然后我们俩就一起笑,实验室里有了久违的笑声。



(三)

最后一天特训时窗外的阳光很灿烂。

我夹着一块蘸过乙醚的药棉麻利地按在被固定在桌上的小白鼠鼻部。刚刚它还活蹦乱跳的,不让我绑住。这会儿就挣扎了几下,不动了。然后是用手术刀从喉管一直划到腹股沟中央。全部的脏器都似乎是迫不及待的显露了出来。它那小小的心脏分明还是一动一动的,跳的好快,一会儿也不动了……

能坦然对待死亡,我觉得是坚强的。



和捷收拾完自己的东西,一起走出了实验室。走廊两旁还有很多陈列,还有这些领域的领先者留下的名言。寂静的通道里,只有我们的脚步声。我和他平静而不厌其烦地看着这些东西。然后他告诉我:

“这些天特训你的脸更加惨白了,恐怖啊,该多晒晒太阳了。不然就真的像那里的……”

我仍旧是淡淡地笑,回头望了一眼那个重归寂静的实验室。





不久以后,我还会回来的,与永恒做伴。



  •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表评论!请登录
  • >> 查看所有评论

        没有任何评论

    今夜也要摘星去
    网络之夜
    阿杰列传
    南天门
    被颠覆的篮球圣殿
    阿欣的多彩生活
    清水咖啡
    阿信列传
    南天门

    沪教Z2-20100035号
    沪ICP备11030667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702003786号
    执行时间:93.75 毫秒 | 查询数据库:13 次   
     

    校园开放日



    专题网站



    信息公开



    央视新闻



    视频资源



    小剧场直播



    101直播



    电子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