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松江一中
校园霸凌举报信箱
网上选课 问卷
信息公开
发表文章
网上阅卷(外)
百度搜索
管理平台
联系我们交通指南友情链接
学校地址:上海市松江区松汇中路601号
学校邮编:201600
联系电话:(021)57822996
电子邮箱:sjyz@sjedu.cn
学校网址:www.sjyz.sjedu.cn
* 校长信箱* 支部信箱
关于本站网站地图版权申明更新缓存
 


折叠
左侧用户区
展开
左侧用户区
走访老革命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打印此文
 松江一中.net > 一中风采 > 校园文化 > 专题活动 > 走访老革命 >> 正文
走访老革命,颂扬红色情
更新时间:2008/5/27  作者:松江一中 高二(1)班团支部  阅读:14022次  
华民族的希望,即使社会动荡,也不能放弃培养他们的希望.
那里俨然是一个小社会了,孩子们可以去报社批报,可以把走街串巷叫卖报纸的钱留在自己身边,作为生活费.有组织的”抗日救亡宣传”和学生自治会”.那时的他们是享有绝对的政治自由的,没有人会干涉你的思想,你的信仰.那是一个民主的社会,即使是在支离破碎的社会中生存,也让他们找到了一丝丝的安慰.
但是好景不长,这样的日子只维持了两三年,当时日本军进攻英租界,把那里的共产党全部轰走了,只留下了那些难民们.日本人开始不准他们学习汉语,只学习日语.让孩子们”死读书,读死书”,没收`焚毁抗日书籍,禁止唱抗日歌曲.陈老讲到这里开始激动起来,声音也开始颤抖,他眉头紧皱,严厉的指责日本人的这种行径,以极其卑劣的方法禁锢了他们的思想.记得以前在学”最后一堂课”时,我听到了这样的话:要摧毁一个民族,就要摧毁他们的语言!这是多么残忍!他们可以限制人们的行为,但是,他们的灵魂是自由的,他们的思想绝对不会被禁锢,所以,他们绝不会得逞!
于是在1940年8月,陈老离开了收容所.也许那里已经没有什么是值得他留恋的了.他参与了游击队,开始了南征北战的日子.那是一段辛苦而又难忘的岁月,陈老没有讲战场上的腥风血雨的故事,没有历数他所杀过的敌人,没有讲到他的赫赫战功,而是说了他们行军打仗中的衣食住行.期间她一直挂在嘴边的是老百姓,没有来百姓的支持和帮助,他们根本寸步难行.每到一处,他们就会住在老百姓家中,即使睡的是地铺,喝的是稀粥,那也是老百姓倾尽全力做的.为了掩护他们,有些老百姓失去了生命,但是他们没有怨言.因为个人的生死在国家兴亡面前是显得微不足道的.有了他们座位前大的后盾,他们才可以捷报连连,才能没有后顾之忧.着仿佛让我们看见了战争的另一面,前方是硝烟弥漫的战场,后方是充满了温暖的鼓励与支持.这让我们看见了我们民族的凝聚力,不仅仅是战士们在血路中开辟了中国,也少不了最朴实的百姓,只有上下一心,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因为上下合一的团结,我们才可以杀出一条属于我们的血路. .也许正是因为这种强大的凝聚力,我们才可以在风雨摇曳的年代开创出我们自己的世界!
陈老的话语中无不透露出他对百姓的感谢,对共产党的拥戴,对如今幸福生活的珍惜.”中国共产党伟大!”这是陈老在整个对话中用最高亢的语言说的,洪亮的声音着实让我吓了一跳.但是,那是一个老战士最中肯的语言啊.他让我们一定要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因为那些幸福是建立在无数为中华民族的建立而牺牲的人们之上的啊.有的人哭了,有的人沉默了.我们没有生活在那个年代,总以为现在的幸福是理所应当的,是与生俱来的.但是今天,我们仿佛经历了一次时空之旅,从和平的年代看见了在风雨中飘摇的我们的民族,那是一种与时间无关的体验,我们只知道,它净化了我们被幸福充斥的心灵..
那些老故事,那段被历史尘封的往事,历史的尘埃没有在他身上留下痕迹.它始终熠熠生辉,足以让每一个人为之震颤.足以让每一个人知道珍惜的重量.,
 
 
忆往昔峥嵘岁月 展今朝亮丽风采
高二(11)班团支部
中国共产党从1921年成立以来,为了求得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实现国家的繁荣富强和人民的共同富裕,已经走过 八十五年艰辛而辉煌的历程。作为松江一中的学生,我们有幸拜访了一位年逾古稀的老革命同志孙根宝爷爷,他向我们讲述了他在从事地下党工作中所经历的风风雨雨,带领我们再次回顾了那段峥嵘岁月.
历经坎坷终成才
孙爷爷出生在一个工人阶级家庭,父亲是英美烟厂的工人,工厂就在陆家嘴,母亲是日本纱厂的工人,家住在工厂边的小屋里.当抗日战争爆发后,一家人逃往老家奉贤金汇镇,不久父亲因贫困交迫去世,母亲带着兄弟二人和两个姐妹艰难度日,实在过不下去,只好忍痛将两个妹妹送了人,小小的根宝也只好放弃了学业,到上海城里当学徒维持生计.在这样困难的环境中,小根宝始终不忘学习,逐渐成长为一位有文化有理想的青年,还参加了地下党.上海解放后,他先后担任了松江县团委书记,江苏省和上海市团委委员,共青团"九大"代表,松江县农校校长等职务.可以说孙爷爷自抗日战争中逃难到松江后,松江成了他真正的故乡,在松江谋生,在松江成长,他把一生中最美好的青春时光奉献给了松江大地.
尽管年事已高,孙爷爷仍在各类讲座和会议上发表了不少讲话和文章,交流宝贵的历史经验和教训,并编著了一部上海农村党的组织发展史料<淞沪大地风云录>.我们党几十年从动乱到安定,资料保存不完整,基础薄弱杂乱,但孙爷爷知难而上花费了很大精力将上海农村党的组织发展史料呈现在人们面前,为我们留下了一笔宝贵财富.
说到孙爷爷如何加入地下党,他满怀敬佩地提到了韩鸣皋先生——一位身份不凡的特殊校长,利用小学教师身份作掩护来到家乡开展地下活动,开设“求知书室”,组织“求知读书会”,吸收会员,创办《求知半月刊》,并组织了打击日寇的沪杭铁路江家桥检问所”的暴力行动。当时,孙爷爷经常去“求知书室”看书看报,他的好学精神被韩先生发现后,就经常给他讲授抗日爱国的道理,并介绍他参加了地下党.尽管这是一份危险的工作,但孙爷爷作为一名地下党员仍旧怀着坚定信念奔走在浦江两岸.说起自己这些坎坷的童年经历时孙爷爷始终保持着爽朗的笑声而没有一丝一毫对生活的埋怨,我想,正是这样一种在困境中自强不息,执着追求的品质才使得一位革命老前辈度过了如此艰难的岁月.
抗日烽火初点燃
上海郊区的历史是与伟大领袖毛泽东紧密相关的.毛泽东是大革命时期中国农民运动的主要发动者和倡导者,在从事农民运动的革命实践和理论研究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1926年报11月,毛泽东由广州来上海主持中共中央农民运动委员会工作,主持制定了<目前农运计划>,规定了农运发展重点,原则,方法,以及与国民党左派的配合关系等问题,成为北伐战争时期中共具体指导农民运动的明确主张.在毛泽东农运思想的指引下,,经过上海党组织的领导,浦江两岸广大乡村农民运动风起云涌,有力地支援了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和上海市民临时政府的成立,革命形势一度达到高潮.实践证明:农民是工人阶级的可靠同盟军,没有广大农民的参加,革命胜利是不可能的.毛泽东在大革命时期从事的农民运动对于促进全国农民运动的蓬勃发展,推进北伐战争的胜利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不愧是我党农民运动正确路线的代表.
枫泾是具有光荣斗争传统的闻名古镇.1926年,枫泾镇已建中共党支部,后改为中共枫泾区委。这是金山最早成立的中国共产党基层组织.江苏省委派巡视员陈云领导松、金、青三县农民运动,并建立了农民革命军武装队伍,由青浦县委常委吴志喜任松江区农民革命军总指挥,区委委员陆龙飞任枫泾区农民军指挥.1月10日,吴志喜、袁世钊、顾桂龙、陆龙飞等农民军领导人制定了暴动计划,决定先镇压附近几个地主土豪,以煞敌人气焰,然后攻打枫泾镇。枫泾暴动自1月9日至1月18日历时10天,共杀8个地主土豪,没收了3个地主资本家的500元大洋和近10石大米,收缴了几处反动武装的枪械.1月18日晚上,分水陆两路包围大方庵、土地堂、蒋家浜、钱家草、厍浪等农民军驻地.凌晨,大雾弥漫,哨兵姚金山发现国民党军警,即刻向住蒋家浜的吴志喜、陆龙飞报警,吴志喜、陆龙飞率农民军抗击。枪声惊动住在厍浪的袁世钊、顾桂龙等,即率领部分农民军突围,转入青浦县境。而吴志喜、陆龙飞等寡不敌众、不幸被捕.1月26日,吴志喜和陆龙飞分别在松江小校场和枫泾文昌阁英勇就义.枫泾暴动是土地革命时期在江南和上海地区较早爆发的农民武装暴动之一,在当时影响很大.土地革命时期轰轰烈烈的农民武装斗争虽然失败了,但中国共产党人播下的革命火种,始终燃烧在松江,青浦,金山广大农民心中.
胜利曙光终迎来
1941年五月日伪成立"清乡"委员会,1942年7月"清乡"范围扩大到上海郊区.1943年冬到1944年春,莘七区委成功组织过几次大规模的抗粮斗争.当时农民生活困苦,收成不好,日军却规定每亩土地交纳一石大米的军粮,广大农民叫苦连天,不堪承受.终于,在新桥地区发动了八百多农民抗记交军米的示威游行,并捣毁了日军收购军米的民生米厂.通过这一斗争极大地鼓舞了群众的斗志,树立了抗日战争必胜的信心.之后逐渐扩大了抗日武装力量的影响,取得了反清乡斗争的最终胜利.
1944年,正是抗战胜利的前夕,浙东区党委决定浦东地委改为淞沪地委,浦东游击队正式命名为"新四军浙东淞沪支队",有兵力五百多人.4月中旬淞沪支队即衡山大队120多人挺进松江地区开展地下工作.
1945年4月23日,党的"七大"在延安召开提出了"战略大反攻"的号召.4月底衡山大队到达泖西练塘附近,得知当地驻有日军一个小队,烧杀抢掠,无恶不做,百姓恨之入骨,便决定主动出击,一举将其歼灭.
黑夜无论多么漫长,黎明总会到来.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中国经过艰苦卓绝的8年抗战,终于取得胜利。
历史是一面镜子,纪念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 ,我们就要吸取"落后就要挨打"的教训,发扬爱国主义精神,团结奋进,振兴中华,全面落实党中央确定的工作方针,以实现四化,增强综合国力,使国家长治久安,谱写中华民族历史的新篇章.
近几年,中国取得了不小的成就:神五,神六相继上天,青藏铁路通车,三峡大坝一期完工,申奥成功等,引起了全世界的瞩目,但在一片大好形势下仍然出现了不和谐的音符,近期我国西藏发生的事件受到了广泛关注,甚至有人把它和即将到来的奥运会联系在一起,但我相信
奥运圣火象征着人类的美好愿望与追求,同时也映照出国际上有些人阴暗和卑劣的心理,使世人看清了他们的真实面目.中华民族经历过无数风雨的历炼,也绝不会在这次考验面前胆怯,让我们用行动获得全世界的认可.
 
 
永不掉队
高二(12)班团支部
倾听是一种心灵的洗礼,当陆奶奶谈起已时隔将近六十年前的抗战事迹,脸上流露出的是一种对往事深刻的追忆,这似乎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爱国情感,但更多的是激动。毕竟是他们枪林弹雨的作战才有了今天全中国的解放,才会有如今这个经济发达,政治稳定,屹立于世界名族之林的社会主义新中国。这是何等来之不易或许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会有真正的领悟。
六十多年前,也就是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后,国民党的势力以近乎被中国人名解放军瓦解,蒋介石妄图阻止人名解放军渡江南下并在1948年底前实行全江封锁。就是在这种形势之下,当时20岁不到的陆奶奶受到当时形势的鼓舞,尽管对政治斗争,或是政治形势之类的所知甚少,,却还是义无反顾得进入了共产党为培养有进步思想的知识青年而创办的中大学。不久之后,人民解放军就准备渡江南下,在动员大会上,陆奶奶上台发表了决心“打过长江,去解放中国”的讲话。
1949年4月32日,奉命渡江,在这个过程中也是充满了艰难险阻,只有船橹摇动的吱吱声和江水拍打船沿的啪啪声,江上风平浪静,周围是一片漆黑。而当时,陆奶奶的心情却是前所未有的激动,肩负着党的嘱托和新区人民的期望,热血沸腾,思绪万千。行军的过程是艰苦的,国民党垂死挣扎,派飞机不断地向行军队伍扫射,这是一个充满硝烟的时代。
有一次,陆奶奶迷迷糊糊的走离了队伍,不幸花了一跤,左手腕脱臼,痛得冷汗淋漓,但还是拒绝了领导要讲来担架的想法,强忍着疼痛,一步步坚持到了宿营地,对于一个不满20岁的青年,这需要多大的毅力!
5月16日夜晚,经过长时间的行军,部队总算到达了目的地……
新中国解放后,陆奶奶从事卫生工作,而如今,年逾古稀的陆奶奶正安享晚年,总是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知足常乐,积极参加各类活动。可以说,60多年的工作经历带给陆奶奶的实在太多,是她老人家受益匪浅,保持良好的心态,也愈加珍惜当今来之不易的安逸生活。
陆奶奶的故事震撼我们的心灵。或许,我们很难想象60多年前的事情,但是从她的故事中,我明白了许多,我想,今后我会愈加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社会主义新生活。
聆听那嘹亮的号角声,踏上那用鲜血染红的土地,我们缅怀先烈,用心倾听他们讲述那一段烽火岁月中一个个英雄的英勇无畏,大公无私。
在那段岁月中,他们“抛头颅,撒热血”只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打败日寇,解放全中国。为了解放,他们放弃了家庭,他们不畏艰辛,饥饿打不倒他们,严寒也不倒他们。历经八年的欲血、愤战,光明终于冲破了黑暗,照亮了全中国。
如今我们祖国科技发展迅速,具有世界领先水平,而在60年前,我国十分落后,连像样的枪、中炮都没有,就是在这个时代,流传着一句话“没有枪,没有炮,鬼子给我们造。”他们用智慧换来真枪、刺刀,每次看到他们总以一敌众,似乎让人感觉有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魄。还没开时就让敌人吓得三魂没了七魄。每次当我们的战士们吹起胜利的号角声后,日本的军官们会气得“吹胡子瞪眼”,又拍桌子、又跺脚,嘴里还叽噜地说些什么。每当我看到这一幕,我会为前辈而自豪,如果日本人想占领中国,那简直真是痴心妄想。
六十年前,抗战胜利了,举国欢腾,胜利是全国人民的努力凝结成的,那段血的经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不仅不会忘记,而更会铭记在心。我们不会辜负老一辈革命家的牺牲,和他们对我们的期望,我们一定把祖国建设地更加美好,更加繁荣昌盛,我们要做新一代的接班人。
 
 
路漫漫
高二(13)班 魏丽
我躲在高粱秸垛里,小心翼翼地保护着抗日书本。高粱外的鬼子们发出一声声刺耳的尖叫,雪亮的刺刀好几次从我的身边擦过。我紧张地闭起双眼,空气里开始留有紧绷的气味,一望无际的黑暗一股脑地涌上脑海。那是漫长的几秒钟,却似过了几个小时一样。时间一点一点地耗尽着我的神志与鬼子们的耐心,最后他们屈服了,百般无赖地向回走去。
我猛地“呼”了一口气,眼前的那一抹黑暗正渐渐地消退,光明的前景欢腾着、雀跃着,在我的脑海里高歌!我知道,我保住了抗日书本,也保住了全村人民的命。
那兵荒马乱的1940年,是我一生中都无法忘记的。一抹抹平民的鲜血在突兀着我的神经。奸笑的鬼子汉奸扭曲着他们丑陋的脸,一路捕抓老百姓,将他们可悲幼稚的快乐建立在折磨中国人的过程上。
年仅十四岁的我从高粱秸垛中重新站立起来的那一刻,前所未有地在脑海中充斥了对他们的憎恨。那一抹光芒也不再变得遥不可及,它在我的头脑中跳跃着,领导着我走向更坚定的目标————拿起武器,狠狠打击日本鬼子!
回到家后的几个月内,城外连连传来捷报:共产党八路军痛打鬼子汉奸,几次大胜仗啊!在兴奋不已的人潮中,我沉没着、深思着:多好的一组织啊!我为什么不能加入呢?!我也要像他们一样疾恶如仇,将日本鬼子打回去!
也许是上天对我的眷顾吧,在1942年的秋天,我终于遇到了机会。在外抗日多年的二哥回到家中,我死缠烂打地让他带上我一齐去抗日,他说:“要走,今夜就要动身。”
在那个夜深人静的地方,我们一口气走了十八里,来到了掖南十里铺。鬼子们的据点就在眼前,探照灯发出刺眼的光,却将我的信心照射地更加“刻骨铭心”————冲过去!
碉堡里的机枪即刻扫射过来,打在身边叭叭乱响。我纹丝不动地开始等待,心情却始终无法平静。在那一刻,我向导的不是“生与死”那个最简单的选择题,而是“我能否跨过去,能否跟上部队加入八路军”!
四周开始平静下来,我与二哥立冲了出去,越过危险区。在那一刻,那黑夜的深邃透明无不感染着我!自身的快乐与这平静的黑夜融合在了一起。性光夹杂在里面,眨着通透的大眼睛,带领着我勇敢地走下去……
来到了解放区后,任务开始变得繁重起来。由于反动势力猖狂,对民众进行多次“反共宣言”,我们得不到民众的信任。于是只能白天下地干活,晚上来到村庄中心,靠着喇叭大声向他们诉说我们的政策,解释清流传的谣言,消除他们的疑虑。
通过半年多的努力,我们终于取得了群众的信任,建立了当地的政权机构。
夜晚时分,正当群众与小分队欢庆时,突然风雨大作,一百多名敌人三路逼近,将政府驻扎地包围地水泄不通。我们将手榴弹集中投掷,一面迎击,一面冲出去。子弹在耳边呼呼作响,生与死的考验又一次地摆在了我的面前。不少同志在作战时倒下了,他们殷红的鲜血在雨水的冲刷中渐渐化成血诃,映入我的眼帘,冲击着我的内心。原来人真的可以很脆弱。
在那以后,我不止一次地问过自己,我要做什么?我要代替那些为革命而牺牲的战士门,完成解放全中国的使命!不让他们那珍贵的血液白白流尽!
1946年9月,我所在的小分队接到命令,渡过淮河打击国民党军队。
那波涛汹涌的河边,天上有敌人的飞机盘旋,后面有敌人追兵。我们无可退路,在敌人的飞弹中抓着男战士的枪托过河。子弹在水面上呼啸而过,有的战士中弹后沉落在水中,被浩荡的洪流卷去。
我一面心痛地目睹这一切,一面更坚定了自己勇敢走下去的勇气。毕竟,路,还有很长,很长……
 

上一页  [1] [2] [3] 





  •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表评论!请登录
  • >> 查看所有评论

        没有任何评论

    2008“走访老革命 颂扬红色情” 活动总结
    “讲述老革命的故事”活动方案(五四主题活动)
    人生从这里开始

    沪教Z2-20100035号
    沪ICP备11030667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702003786号
    执行时间:109.38 毫秒 | 查询数据库:13 次   
     

    校园开放日



    专题网站



    信息公开



    新闻直播



    视频资源



    小剧场直播



    101直播



    电子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