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女记者探访“库尔斯克”号

女记者探访“库尔斯克”号



作者:    转贴自:


女记者探访“库尔斯克”号 人民网:“库尔斯克”号艇身已经打捞上岸近一个月了。现在,它正静静地停靠在北极圈内科拉湾畔的PD—50船坞上,调查人员也在紧锣密鼓地工作着,希望能够尽快找到让这个“庞然大物”葬身海底的真正原因。11月2日,俄罗斯“国家”新闻网站发表了该网站女记者茨韦特科娃·罗扎题为《当我读到安德烈·鲍里索夫的留条时,我哭了》的文章,述说了她登上“库尔斯克”号后的亲身感受: “库尔斯克”安然地躺在那里,只是它已经不再完整。那坚硬的外壳被外力撕扯开了,它好像一位病人静卧在病榻之上,而工作人员又好像医生在给它做着外科手术。 这就是“库尔斯克”号!当我来到一个巨大的断裂处时,我竟不敢向里面看上一眼。电视中不知已经播放过多少次这艘“被斩首”的核潜艇的镜头,但当我真的来到这个庞然大物的身边时,我却还是对面前的一切难以置信。负责调查库艇失事原因的工作组领导人对我说:“我们的工作人员在这里工作时,承受着常人难以想像的心理压力。有些人员甚至无法继续工作下去。”他承认:“当我们在9号舱发现矿泉水瓶时,当我们读到安德烈·鲍里索夫留下的字条时,我落泪了……”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而当一个男人、一名军人流泪时,我想,其中的含义不言自明。 第一批进入9号舱的调查组人员是雅科夫列夫和叶吉耶夫。他们向我描述着当时的情景:“我们身着防护服,口戴着氧气罩,手持探照灯。仅从入口处移动到9号舱舱口就用了12分钟,而我们的氧气瓶却只能支持半小时。9号舱内有齐腰深的水和燃料油等物品的混合物,舱内充满了二氧化碳气体。我们每前进一步都很困难,如果不小心,我们还会碰到战友们的遗体。”调查小组以舱为单位进行分组工作,每组由几个人组成。工作人员介绍,艇内5号和6号舱相对比较干净,基本没有水和有毒气体。由于潜水艇受到巨大的外力作用,内部的设施全部乱作一团,有些舱内的顶部和内壁随时有脱落的可能,工作人员每次从一个舱进入另一个舱都要费上九牛二虎之力,大家每天就像在地狱中工作一样。 所有调查人员都认为,库艇的全体成员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没有放弃,他们曾为哪怕是一丝生存的希望而挣扎,他们曾为保住潜艇而竭尽全力。 《人民日报.华南新闻》(2001年11月08日第二版)

作者: